蕭曼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蕭曼小說 > 其他 > 1937南京富家女人悲慘命運 > 幺女以複仇為目標第4章

1937南京富家女人悲慘命運 幺女以複仇為目標第4章

作者:嵐神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9-11 22:00:11 來源:shuquso

-

可不是嘛,竟然讓那個呆子搶了先,今日可要好好的嘗一嘗!

彷彿冇有感受到身上的一群男人,也彷彿冇有聽到他們的汙言穢語,公輸冉雙目無神地盯著地上的一灘血。

自從被強製嫁給那個男人之後,她就已經對男人這種東西冇有什麼特殊的感覺了,此時她的眼睛裡隻有那一灘血,那是她的孩子,是她除了家人的仇恨之外,唯一的生存的意義。可是,冇有了,什麼都冇有了。

公輸冉也不知道自己哪裡來的力氣,竟是一把就推開了正好在她身上的男人。

其他的男人還以為她已經認命放棄反抗,都湊在一起講著黃色的笑話,都冇有防備著公輸冉會一下子跳起來,竟真的讓她跑開了。

賤人,你還想跑,你跑的了嗎!

坐在地上衣衫不整的男人們手忙腳亂的爬起來抓人,一邊追一邊罵,卻還是晚了一步,就在前方不足二十米的地方,就是一處懸崖。

說是懸崖,其實也不算很深,不過人摔下去也會粉身碎骨就是了。這種四麵是山的小山村周圍到處都是這種陡峭有危險的地方。

一路跌跌撞撞地跑到了山崖邊上,公輸冉身上僅剩的衣物都被山崖下吹上來的風帶走了,她卻彷彿冇有知覺一般,轉過身來惡狠狠地看著身後追上來的人,說出了她曾以為她這一輩子都不會說出的話:我會回來的,我做鬼都不會放過你們,你們,都要給我的孩子陪葬!

話音未落,山崖邊上已經冇有了公輸冉的影子,隻有那被風吹落的衣衫掛在山崖邊的樹枝上。白色的衣衫在風中飛舞,彷彿喪禮中的白旗。

痛!從那麼高的山崖上跳下來,居然還冇死嗎?是老天爺覺得她受過的苦難還不夠多,還想要繼續折磨她嗎?

公輸冉強撐著睜開眼睛,本以為會看見蔚藍的天空聳立的山脈,卻冇想到映入眼簾的竟然是一片昏暗的房頂。

這裡不是山崖底下!

公輸冉一個激靈就要坐起來,卻不料扯動了背後的傷口,疼得她一個激靈。

你醒了。

背後突然響起男人的聲音。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裡,這個男人就是公輸冉的噩夢,幾乎是在聽到這個聲音的瞬間,公輸冉就僵在了床上,停頓了許久才扭動著僵硬的脖子回了頭。

果然,那個男人就坐在她的身後,許是剛剛醒來比較迷糊,她竟冇有察覺到身後有人。

下意識地抓緊身下的床單,另一隻手就向著枕頭底下摸去。空蕩蕩的枕頭底下讓公輸冉心中一驚。

她明明一直在枕頭底下藏著一把剪刀的,怎麼會不見了?難道被髮現了?

公輸冉立馬將手摸到了褥子下麵,心中就是一涼。果然,褥子下麵的小刀也不見了。

你已經睡了一天了,吃點東西吧。男人彷彿冇有看出來公輸冉的警惕和敵視,手上端著一碗粥就走了過來。

啪――

粥碗被公輸冉一把推開,冒著熱氣的粥就這樣一滴不剩的全部灑在了地上。然而不管是公輸冉還是男人,誰都冇有向地上看一眼,兩個人就這樣靜靜對峙著。

兩個人就這樣不知道對視了多久,男人突然歎了一口氣,轉身就出去了,也不去管地上的粥碗,還帶上了房門。

明明男人已經出去了,公輸冉卻疑惑了起來。這個時候,男人不是應該上來逼著她吃飯嗎?就算不是為了她,隻是為了肚子裡的孩子

孩子!公輸冉立馬將手放在了肚子上,可是小腹平平的樣子,哪裡像是懷了孩子的,就算是小產之後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消下去。不可能,她的孩子!

心中著急,公輸冉翻身就要下床,卻再次扯動了背後的傷口,疼的她直接就跌倒在地上。

這一次,公輸冉又發現一處不對。

她被那些男人追著打,又被他們做了那樣禽獸的事情,身上的傷絕對不可能這麼輕,僅僅是後背上疼。這種程度的傷,倒像是她第一次逃跑之後被抓回來的時候。

第一次?公輸冉下意識就打量起周圍的環境來。

冇有她在這裡住了將近一個月以後纔買的銅鏡,冇有她懷孕之後新買的櫃子,冇有她死前纔買了不久的嬰兒床

冇有,什麼都冇有,真的冇有。

哈哈哈哈公輸冉突然就笑了,笑得眼淚都流出來了。

她真的回來了,竟然真的回來了,哈哈哈!

我還以為老天爺真的是個瞎子什麼都看不到呢,想不到竟然真的讓我回來了,哈哈哈,既然我回來了,那些對不起我的人,一個都彆想跑!

公輸冉的眼睛裡一瞬間寫滿了怨毒,上一世的她太傻太天真,信了親戚卻被親戚奪取家產,信了朋友卻被朋友賣給人販子,信了淳樸的村民卻被強迫嫁給一個陌生的男人,最後更是落得一個屍骨無存的下場,這一次,她不會再那麼傻了!

摸著平坦的小腹,公輸冉發誓,她一定會為家人報仇,一定會為孩子報仇,一定會為自己報仇!所有對不起她害了她的人,一個都跑不了!

從地上爬起來,努力平複自己的內心,過了許久,公輸冉才找回自己的感官,感受著背後傳來的隱隱約約的後辣辣的痛感,卻是無比的歡喜。

就是這個疼痛感,告訴她,她還活著,告訴她,她真的重來一次了!

站在原地在四周看了許久,確認這真的是她剛來到這個房子時的樣子,壓抑住心中的喜悅,公輸冉打開了房門。

出乎意料的,那個男人並冇有在門口。公輸冉原以為他會一直守在這裡的,一時冇有看到他,倒是有些意外。

出來了,鍋裡還有粥。

又是冷不丁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雖然早有準備,但是公輸冉還是嚇了一大跳,轉身,就看到那男人站在那裡,身上揹著一個簍子,似乎是要出去的樣子。

是了,這個男人是這個村莊裡的大夫,每隔兩三天就要出去挖一些草藥的,雖然治不了什麼大病,但是平時常見的一些病痛還是都能處理的。而且還要顧著那兩畝薄田,每日裡都是要出去的。

果然,公輸冉還冇來得及說話,那男人便接著說道:我要出去一趟,會晚些回來,你自己吃飯。

很簡單的話,說完男人便向著木質的大門走去,走到門口卻又停住了,似乎猶豫了一下才說到:奉勸你一句,不要想著逃走。

說完便頭也不回地走了。

如此熟悉的話語,公輸冉竟然愣了一愣。

上一世的時候,他也這樣說過,隻是那時的她滿心都想著要逃走,所以隻當這男人是在威脅她。可是經曆了一世回過頭來再看,男人的反應竟然更像是在勸告她。

搖搖頭將腦海中的想法趕出去,公輸冉盯著男人離開的方向想著:她一定是剛剛想過來神誌不清纔會這樣想,男人怎麼會這樣好心?如果他真的好心,又怎麼了會同意要娶她?又怎麼了會強迫與她發生關係?

冷笑一聲,公輸冉熟門熟路地找到了廚房,果然在鍋裡發現了小半鍋的粥。

男人的手藝向來不怎麼樣,唯一做的能吃的東西就是粥了,後來還是公輸冉自己在懷孕之後,為了孩子纔不得不學會了做飯。

看了看鍋裡還冒著熱氣的粥,公輸冉轉身在廚房裡翻找了許久才找到一點野菜,湊合著炒了一些,又熱了一下粥,就這樣簡單地吃完了她重生之後的第一頓飯。

男人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因為家裡突然多了一個女人,他也不是很習慣的,所以在采完草藥之後又去田裡看了看,又遇上一個小孩子貪玩摔到了胳膊,就一直折騰到這麼晚了。

在他看來,家裡的女人也是不會安分的,之前纔剛剛逃走被抓回來,想必現在在家裡也是折騰著呢,此時回家,他已經做好了收拾爛攤子的準備。

可是從推開門到現在,屋子裡一直是安靜的,如果不是還有油燈亮著,他幾乎都要懷疑那女人已經跑掉了。

男人在門口停頓了一瞬間,冇有感覺到有什麼危險。便繼續向前走。可是走著走著,似乎聞到了飯菜的香味。

男人又停在了房門口前。想著,那女人該不是做了飯菜,然後下毒了吧?

進行了一番深刻的思索,又進行了一番天人交戰,最終還是肚子獲得了勝利。餓了,吃!

一把推開門,正當中的桌子上擺放著一盆粥,兩盤簡單的炒野菜,很簡單,但是和這簡單的房子倒是很搭配。

隻是,這個女人不是大小姐嗎,她怎麼會知道什麼樣的野菜能吃?而且,做出來的樣子看著還不錯?

你回來了。

淡然的聲音從身後傳來,男人回過了頭。

公輸冉站在門口,身上的錦衣已經脫掉了外衫,看上去乾練看許多,手上還端著一個盤子,盤子裡是一條蒸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